短篇 杂志短篇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lasthm(LKid:lucifer004)

    翻译:萝卜_fan(LKid:zhangsy496)

    怀有漫画家志向的我,君岛君,和年纪稍小的变态女子高中生漫画家,生驹AGITO组成拍档一起画“恋爱喜剧战斗漫画”,已经大概一个月了。

    我们两个人研究了“恋爱喜剧战斗漫画”的风格,进行多次重复的讨论最后有了回报,终于两个人创作出了一份分镜稿,而且已经决定要作为杂志的新作短篇刊载了。现在立刻要进行新作原稿的作业,这让我们气势高涨。

    那天我也在生驹老师的工作室的大楼,和她两个人进行原稿作业。现在,我们正同时进行着合作的新作短篇原稿,还有上个月已经决定要腰斩的生驹老师的连载漫画最终话的原稿作业。

    像平常一样我们一边争论着一边进行着作业,这时内线电话响了。

    “……是外卖吗。君岛君,开门”

    “不要那么理所当然的指使别人!?”

    “给,印章”

    “啊~好了,我知道了!我去开门总行了吧……”

    我接过生驹老师的印章,一句话不说就走向了玄关,把锁打开然后开了门。

    “……诶!?”

    打开门后,我吃了一惊。在那里的,站着一个姿色不像是送外卖的人。

    肩上搭着清爽有光泽的漂亮的头发。穿着轻飘飘的上衣和迷你裙。而且……长着艺人一样端正的脸。年纪的话,像是高中生。不,虽然脸上淡淡的妆看着有点大人的感觉,搞不好还是个中学生。和穿着运动服头发蓬乱的生驹老师不同,给人一种整洁的印象,发型、化妆、服装都很文雅,身材矮小纤细,像是偶像一样可爱的女孩子。

    “诶,那,那个……”

    正派美少女在眼前,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我,显得很狼狈。

    “…………”

    这个美少女,看到我稍稍有些吃惊。然后,她向我露出可爱的笑脸,开口说道。

    “初次见面。我是椿衣实璃。难道,你是生驹老师的新助手?”

    “诶?啊,是的……”

    “我在三个月前,曾是生驹老师的助手……。现在,生驹老师在家吗?”

    美少女,不仅外表漂亮声音也很可爱,说话的时候也彬彬有礼。

    “啊,那个,稍微等一下……生驹老师~!”

    “干嘛,不是送外卖的吗?”

    我向工作房间叫了生驹老师,她便一脸嫌烦的从房间里出来了。粗鲁的走到玄关,看见了美少女的脸……。

    “……!衣……衣实璃!?你,你……来这里做什么!?”

    突然就对美少女怒吼着,让我吃了一惊。

    “生驹老师……久疏问候了。那个,以前……真的很不好意思。那时候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哼。现在来道歉已经太迟了!随随便便来到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那个……我想找生驹老师你说点话……”

    “我跟你可没什么好说的!”

    “等,生驹老师!?总,总之……这么站着也没法好好说话,不如先进屋吧?”

    美少女看起来一副深表歉意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看上去很可怜,我不由得开口插嘴。

    “嘁……要说的事说完后就赶紧回去!?”

    明明不用说得那么绝的……我一边这样想着,把美少女带的屋里。美少女道了谢,客气的进了屋子。我把她带到客厅,上了茶(同时生驹老师在一旁发怒的说“不要做多余的事”)。

    然后,从两个人嘴里听说了过去的事。

    归纳起来,就是椿小姐以前做生驹老师助手的时候,惹出了麻烦,然后就向生驹老师发了一条“辞职了”的短信,之后就不来了,大概就是这样的事。生驹老师对这一连串的事情非常生气。

    “真,真的是……给您添了很多麻烦,对不起……。我想我已经没有脸再见您了,所以就直接辞了职……。由此给您带来的多余的麻烦……。不管道歉多少次都是不能被原谅的……”

    “那么,你来干什么!?反正不止是来请求原谅的吧!?”

    “……!……是。虽然这么说可能很愚蠢,那个……能再一次,让我成为您的住手吗!?”

    “哈……哈啊啊啊!?”

    椿小姐的话,让生驹老师大叫得站了起来。

    “你……是白痴吗!?做过了那种事,还想继续这里的工作……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

    “当然,我不会向您要报酬!只是想无偿的做事!即使只有一点点,我也想向生驹老师赔罪!”

    “无,无偿……!?干什么……你,是不是又在预谋什么事……!?”

    “我什么企图也没有!仅仅只是想赔罪而已,当然,也还想继续在这里学习进步。我感觉自己的实力还远远不足……。在那次之后我就深深的意识到,能在生驹老师这里做助手工作真是太幸福了。因为,像生驹老师这样实力和才能兼备的漫画家,根本找不到第二个……”

    “什……!?事,事到如今……就算你说这种话……”

    “不……但是实际上,现在赶‘YAMOME GRIL’和新作短篇的原稿时间已经很紧了,如果能来一个助手不觉得是帮了大忙了吗?

    这是我的心声。姑且考虑一下,即使是为了提高一点点原稿的质量,贴网点或画网格线,涂色这些事能再来个助手帮忙的话真是帮了大忙。

    “……。嘛,的确……。我明白了,无偿也行的话就让你做助手吧”

    “等,生驹老师……不管怎么说这都不太好吧!这个人,已经道歉说要改过自新了……不能用这点来要求别人吧。还是商量一下给人家报酬啊”

    她的确有错,但既然现在已经改过自新了,所以也不是不能原谅吧。

    “少罗嗦,她本人不都这么说了吗。还有,以前衣实璃做助手的时候有连载还好说,现在的状况要是给了助手费的话,把短篇那边的原稿费用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钱了不是吗?君岛君,你能稍微考虑一下再发言吗!?你回家住倒是无所谓,我在这个工作室的房租、餐费还有电费不都付不起了吗,完全就没有多余的钱嘛!”

    是吗,这个工作室的经费,都是生驹老师自己付的吗……。明明比我还稍小一点,真是不容易啊。

    “嘛,我理解你的心情……。稍稍帮忙的程度其实无所谓,但是现在同时进行两本原稿的时间非常紧迫,她肯定是要做许多的助手工作。所以,无偿什么的总是不太好的。生驹老师既然拿不出来的话,我也有一部分短篇原稿费,把我的付给她”

    因为是两个人合作短篇,所以当初约定了原稿费对半分。

    “……!什……你那是什么意思……这样看起来好像我完全就是坏人一样!……,啊~~~~行了!我知道了!我给不就成了,她的报酬!但是,就现在的情况,肯定是拿不出衣实璃以前的报酬那种金额!?”

    “!诶,这,这是我,本来没有那个意思这样真的好吗!?真的是非常感谢,生驹老师!还有”

    椿小姐表现得很感激,对我露出天使一样的笑脸。

    “啊,那个……我叫君岛泉。正一边做生驹老师的助手,一边和她合作新作。请多指教”

    “君岛先生,真的非常感谢你!我也是,请多多指教!还有,只要叫我衣实璃就行了?”

    笑着这么说的她椿小姐,真是可爱得让人神魂颠倒。能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

    那天一天,在生驹老师的指示下,三个人进行着连载作品“YAMOME GRIL”的原稿修饰工作。离合作新作短篇的截稿日还有一个月,“YAMOME GRIL”的原稿截稿日加上今天还有五天,所以要优先这边。椿小姐已经开始了擦线、贴网点、涂色的修饰工作。

    椿小姐和生驹老师相处得很不好,工作室里一直都安安静静的。我想提供一些缓和气氛的话题,但是完全不擅长这个……。有几次我强行提出话题,椿小姐很快就回话了,生驹老师反应则很不好,不融洽的空气一点也没变。我感觉自己是在白忙活。仔细想一下,我和生驹老师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其实就经常争论到喋喋不休的。但是生驹老师一下子一句话也不说了。

    “……嗯,按这个速度的话时间完全足够了。那,今天就到这里了”

    大概晚上七点时,生驹老师这么说了。正如她所言,“YAMOME GRIL”原稿剩下的修饰工作只有几页了,而且还有椿小姐的帮忙,要在截稿前完成绰绰有余。

    “两位都辛苦了♪ 我给你们泡茶”

    椿小姐得到了生驹老师的许可,给我们泡了茶。多么机灵的人啊。明明自己做助手工作都那么累了……。

    “那个,君岛先生……。我来了之后,工作室的空气是不是让你呆不下去了?”

    “诶!?”

    递给我茶的时候,椿小姐担心的窥伺着我的脸。

    呆不下去的空气……!?难道说,注意到今天我今天呆不下去的心情了吗。明明并不是椿小姐的错……。

    “不,完全没有”

    “但是,我来了之后,就变成了女性两个人男性一个人,是不是心情会变得很不好呢,我这样担心着……”

    “诶!?啊,啊啊……说起来……”

    生驹老师给人不怎么像女性的感觉所以我还忘了,的确现在是这种状况。对于不习惯和女生相处的我来说,的确很尴尬。

    “不,不会……毕竟是在工作,所以完全没有在意这件事”

    “是吗?要是被女朋友知道了……这种情况不太好吧,我想……”

    “诶!?女,女朋友!?没有女朋友所以没关系的!”

    “诶……是吗?我还以为肯定有的”

    “诶,诶!?为什么!?”

    因为还从来没被这么说过,我对她的话有点吃惊。

    “那个,这个……不管是从外表还是为人处事看起来……。没有女朋友什么的,还真是让人吃惊,因为君岛先生那么的……啊,不!什,什么也没有”

    “……!?”

    她红着脸害羞的笑了。刚,刚才……椿小姐说了什么!?她说出了意想不到的话,让我感到有点害羞,也有点高兴。但说不定其实没有什么深意,只是我误会了而已……。

    “我说,到底要说多少废话啊!既然我说过工作结束了就快点回去啊!?”

    这时,生驹老师提醒我们要注意了。

    “什……!?就稍稍休息,没关系的吧!”

    明明至今为止做助手的时候,即使在做斯巴达式的工作,也没有说过一次工作完了就快点回去这种话的……。到底怎么了。让人感觉不好啊……。

    “啊……说的也是,对不起。我稍稍去整理一下工作室呢”

    我因为椿小姐的话吃了一惊。

    “诶!?不用的椿小姐,用不着做到那种程度!”

    “不会,我很喜欢整理所以没关系的♪”

    椿小姐这么说了后,就真的开始整理工作的房间了。不管是我还是椿小姐都整理了自己进行作业的地方,还把工作室了生驹老师乱糟糟的部分整理了。她人真是太好了。明明还被生驹老师说了快点回去这种话的……。

    生驹老师不仅没有感谢椿小姐……反而不知为何生气了,还有点吃惊的,一言不发无表情的看着工作房间里的她的背影。

    “哼……之前明明都没有做过这些事……真亏你现在做得出来呢……”

    她咂舌的这么说道。我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我,我说……好歹生驹老师也一起来收拾啊?”

    “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想要收拾!再说那个人啊…………啊~算了!你要是事做完了的话就快点回去!”

    我实在不明白她不高兴的理由。明明椿小姐还帮她收拾了……。

    “啊——,不用你说我也会回去的!”

    反正椿小姐的很可爱,很好说话而且很有礼貌,也很谦虚,怎么说呢……不管是外表还是内在,都完全是男性心中理想的女孩子。这么完美的女孩子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就好的方面来说,感觉缺乏一点凡人的感觉,这样的女孩子居然存在于这个世界……。

    话说,这样的好孩子居然做出擅自辞职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是真的吗?就今天一天了解到的她的性格来看,总觉得不可思议。

    第二天。

    去工作室的时候,只有生驹老师一个人在工作。昨天椿小姐说过今天也会来做助手的,还没来吗。

    离截稿日期没多久了,快点进行原稿作业吧。

    “那个,生驹老师……昨天说的椿小姐突然就发来一封短信说辞职那件事,那个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呢?”

    在椿小姐来之前,我向生驹老师询问了我感到疑惑的事情。

    “哈?理由?还不是惹了麻烦不敢来了,或者不想被我骂什么的”

    “嘛,的确肯定有这些,但除此以外的……比如生驹老师不讲理的斯巴达式的要求让她精神紧张无法发挥什么的”

    生驹老师在工作中对我蛮不讲理的发怒,过去对椿小姐也是一样的态度的话,觉得辛苦而辞职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年纪比较大所以习惯反驳她,但椿小姐是心地善良的弱女子,不管多么不讲理的话都会接受不反驳,肯定是一直受苦的一方。

    “为……为什么说得好像是我的错啊!?明明和衣实璃昨天才见面,我和已经相处两个月了,却帮着衣实璃说话!?”

    不,倒不如说正因为知道了生驹老师的性格,所以才会这么想的……。

    “因为现在画原稿的时候,都是超斯巴达的。啊——还有,像对我那样,强迫椿小姐玩工口游戏什么的……?”

    “没有做啊那种事情!……倒,倒是那孩子自己说要看工口漫画,我就把我自己的工口漫画收藏品给她看了……”

    生驹老师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椿小姐说过现在是中学二年级学生。这种年纪,这么纯洁的女孩子,居然看工口漫画……!?

    “什!?这个,生驹老师没有强迫!?而是椿小姐自己要看什么的绝对不可能的吧……!给那么纯洁的女孩子看这种东西……说不定是那漫画让她受到心理创伤所以不敢来工作室了!好可怜……”

    “……!?为什么你就擅自妄想成那样了啊!?你真是太老实了吧!居然被那种清秀型bitch的外表给骗了……!”

    生驹老师非常愤慨,用笔指着我怒吼着。

    “那个女人啊……根本不是你想像的那样!因为看你纯情,所以才对你很感兴趣的,工口知识什么的她也是知道的!”

    “诶!?椿,椿小姐吗……!?不,怎么看也不觉得啊,只是普通的中学二年级学生吧……?啊,这个,是因为生驹老师对那方面感兴趣,所以强行跟她进行那样的话题的吧?毕竟她是一个关心别人的人嘛……”

    “什……什,什什……”

    生驹老师更加发怒得脸红了。不好,不管怎么说帮椿小姐说得太过了吗?生驹老师站了起来,准备张嘴再次对我怒吼什么的时候。

    【叮咚】

    “……啊,椿,椿小姐吗?”

    “……嘁……”

    生驹老师一边咂舌一边扑通一下坐回椅子上。总之没有怒吼真是太好了……。但是,完全没有要去玄关的意思,又要我去吗。真是没办法……。

    “啊,辛苦了!不好意思,回了一次家做了一下准备稍稍来晚了一点……。君岛先生,今天也请多多指教了♪”

    打开门后,穿着淡粉色罩衫以及不过膝百褶裙可爱打扮的椿小姐,露出太阳一样的笑脸。一瞬间可爱到让人怜爱。

    从后面听到了咚咚的脚步声于是便转身看过去,运动服姿态的生驹老师板着脸看着这边。看见椿小姐那让人怜爱的笑脸之后,完全感觉不到她们同为女孩子……。真是奇怪,不管哪边都应该是美少女这点应该是没有错的啊……。

    生驹老师不知为何,肩上挎着包包。

    “诶,要出去吗?”

    “新作短篇要用很多街道背景,去拍点照片做资料!”

    “诶……但,但是,比起这件事不是应该先完成‘YAMOME GRIL’原稿比较好吗……!?”

    新作短篇的截稿日期还有一个月,生驹老师的连载“YAMOME GRIL”的截稿日还剩四天了。

    “周末很闲,时间完全足够!而且呆在这里也让人不爽,去外面呼吸一下空气!”

    她一边以严厉的语气说着,一边瞪着我和椿小姐,看来生驹老师真的是要出去。呆在这里也让人不爽……当然,是针对我的意思。

    “生,生驹老师……到底怎么了……?”

    “啊啊,抱歉,不用在意。椿小姐来之前我们稍微争论了一下,我想是破坏她心情了吧。我们像昨天那样来进行‘YAMOME GRIL’的原稿修饰工作吧”

    两个人进入房间后,像我所说的那样进行着修饰作业。

    但是……在生驹老师回来之前都要在这个家和椿小姐两个人独处,吗……。和生驹老师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一点意识都没有,但对象要是椿小姐这样可爱的女孩子的话就另当别论了。感觉非常紧张。

    不行,工作的时候在想什么啊我。集中,集中——。

    “……!诶!?”

    感觉背后有什么,回头看去……椿小姐就站在我的背后让我吃了一惊。

    “!?怎,怎么了……?”

    “啊,对不起!那个,昨天第一次一起工作的时候就在想了,君岛先生的修饰作业又细心又快。好让我尊敬啊,这样的……。为了作参考,擅自在作业的时候就来见习了。真是对不起……”

    “诶,是,是吗!?不……要是太慢了生驹老师会骂的,所以不快点可不行啊……”

    “是这样吗?但是不仅是修饰作业,还那么年轻但是画工已经很高了呢。昨天背景修饰作业的时候我看到了,又快又漂亮真是让我吓了一跳。那个……就背景来说,感觉比生驹老师更厉害呢。啊,这句话要对生驹老师保密哦?”

    “诶诶!?是,是吗……谢,谢谢……”

    被椿小姐这么可爱的人夸奖,不由得感到害羞了。

    “我很不擅长画背景,这次原稿生驹老师也只是许可我做修饰作业、画网格线和集中线什么的,背景完全不让我画。为了作参考,想看看君岛先生怎么画背景的……不行吗?”

    “诶!?当然可以!等一下”

    其实应该认真进行连载原稿的修饰工作的……嘛,稍稍偷懒一下也无所谓吧。我从书架上取下白纸和背景资料集,准备在自己的桌子上。

    “那么就这个……这个街道的背景怎么样?”

    刷刷的翻开背景资料集,适当的翻开一页指着比较容易的一个。

    “是,当然没问题!谢谢你!”

    椿小姐为了看得更清楚,屈膝跪在我的椅子旁边视线朝下,把脸靠在桌子上,认真的看着我的手。我在白纸上,参考着资料的背景开始画了。

    “哇啊~……厉害!居然这么流利……”

    椿小姐为了看我的手的动作而把脸靠近了,她的脸离我的脸越来越近了。头发已经碰到我的肩膀了。一瞬看看了一下她的侧脸,她正眼睛闪着光看着我画背景。好,好近……。明明平时就很让人心动了,靠得这么近更让人紧张了。从她身上飘来了香气……。一边忍耐着胸中的心跳,我一边画着背景。

    “……好,嘛……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吧……”

    “哇~好厉害!刚刚这些,我都记在心上了!谢谢你!”

    为了留出画原稿的时间所以没有画得很细致,但即使是粗略的画了一下,椿小姐也很高兴。

    “啊……当,当然,刚刚画的背景我完全没有想过把它盗用了,请放心吧!”

    “诶!?啊哈哈……我没有担心的”

    “君岛先生……还只是高中生就像一个职业漫画家了,而且还和生驹老师一起画要登载在杂志上的漫画。真的好厉害啊。向着目标而努力,虽然尚且还不知道结果……。但就我个人而言,这种实力和这些努力都是我喜欢的地方!”

    “诶!?”

    突然就冒出喜欢这么直接的词语,我不由得害羞了。

    “啊……!那,那个,喜欢是指尊敬的意思……!突然说出奇怪的话真是对不起了!”

    椿小姐察觉到自己的发言而脸红了,慌张的订正了过来。

    “诶!?啊啊,原,原来如此呢!没关系,我没有误解成奇怪的东西!”

    啊啊,是这个意思吗……。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明明是昨天才见面,我怎么就贸然误解了呢!

    “话说,要这么说的话,椿小姐不也很厉害吗!还只是中学生却以漫画家为目标还来做职业的助手!”

    “诶,怎么会……。就算是助手我也连初步的事情都还做不到……。这之后为了更能帮上忙还要精进自己呢!啊,还有,君岛先生”

    “嗯?”

    “不是椿小姐,请用衣实璃来称呼我吧♪”

    “诶!?可,可以吗……!?”

    “嗯嗯,当然。话说,用这种称呼我还要更高兴呢……。呀,讨厌,我在说什么呢……”

    椿小姐……不,衣实璃酱害羞的把自己的手贴在两颊上。

    ……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可爱过头了吧!不仅尊敬我还夸奖我……天使!?她是天使吗!?

    “啊对了,作为为我画背景的还礼……咖啡可以吗!”

    衣实璃酱慌张的站了起来,向工作房间的门走去。但是下一个瞬间。

    “……!”

    她踩到了生驹老师散乱的漫画杂志,一下打滑了。就在我想去扶她的时候……。

    “呀啊……!”

    她就这么倒了下去,撞到了附近的书架。

    “好痛……”

    “……!危,危险!”

    她撞到的书架上面,堆积着大量的漫画杂志。因为撞到时的振动,让漫画杂志落了下来,我在那瞬间挡在她上面。沙沙沙……伴随着巨大的声音,很多的东西打在我的背上,都是漫画杂志掉了下来。

    “好痛……嗯?”

    下一瞬间,我看见眼前的场景,都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椿小姐是被我压在地板上的体势,我的左手支撑在她脸的旁边,右手……无意识的,放在她的右胸上。

    而且,我的右手翻开了她的罩衫……直接按在她的内衣上。因为两只手支撑着全身的体重,必然我的右手就用了很大的力,不由得用力抓着她的胸。她胸部柔软的触感,透过内衣传了过来。

    “呜哇哇哇……对,对不起……!”

    我立刻想拿开右手时……。

    “诶……?呀啊……不,不要!”

    椿小姐看着自己的胸,露出一张从没见过的可怕的脸……下一瞬间,我的右脸有一股剧痛感在游走。

    我不明白这一瞬间是发生了什么,看来……我被椿小姐扇了一耳光。

    “手……拿,拿开……请拿开……”

    “啊,是,是!”

    我立刻拿开了紧抓着她的胸的手。然后,她的白色内衣,还有那下面形状美丽的胸部就在我的眼前。第一次看见女生穿内衣的样子的我心跳加速了。这给人的印象是很谦虚,正符合她清秀型的印象,和中学生的年纪也很相仿……这种时候还在想什么啊我!?虽然不想看但是在这么近距离的状态下,眼睛也不得不看去。她立刻拉下罩衫把胸挡住,然后用手遮住自己的胸部。露出害怕的表情的同时红着脸泪目着,还有点发抖。

    唔,呜哇,我到底做了什么啊……!?即使是不可抗力但也对这么纯情的孩子性骚扰什么的……。对这么温柔的孩子做了这样不可饶恕的事情!

    “对,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虽说把她压着再道歉一点说服力也没有,但是大量的杂志在背上,我无法离开她的身上。

    椿小姐因为我的话回过了神来,害怕的脸渐渐变青了。

    “我,我才是……对不起!居然……居然对保护我的君岛先生做了这种事……”

    “不,不会,对我做这种事是可以理解的!”

    总之,椿小姐没有生气倒是让我放心了。

    “那种事情没关系……。这样张开身体保护我……君岛先生,真是好温柔啊!”

    衣实璃酱眼睛里闪着光芒,仰视的看着我。是错觉吗,感觉她的脸红了。

    唔哦哦哦,不要用这种可爱的眼神看着我……!

    本来,今天发生的事情都很让人兴奋了,被我压倒在正下方的她可爱的脸让我心跳不已,她的味道还是那么香,我的膝盖微妙的碰着她的大腿……不妙,真的不妙!

    刚刚抓住她的胸的触感,现在还鲜明的残留在右手上。感觉好柔软啊……。而且,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的内衣姿态,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在那么近的距离看见的。那个场景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想无法忘记。可恶,不要老想这件事啊我!

    “…………”

    她可爱的脸和纤细的身体,让我不由得直视着。真的,这睫毛好长眼睛好大,可爱得像是人偶一样……。在这么近的距离看着这么可爱的人,之前的人生都没有过。衣实璃酱还是脸颊泛着红潮,粉色的嘴唇颤抖着,盯着我的眼睛看。

    “君岛……先生……”

    那可爱的声音,叫出我的名字。

    为什么这么看着我?还叫我的名字?虽说是食草系的,我姑且还是一个男人。这种状态下对我做这种事,我……说不定,真的会做什么也不一定!

    另一方面,因为背上堆积的大量杂志的重量,两只手的支撑,在各个方面都已经是极限了。但是如果不坚持下去的话,就会直接压在衣实璃酱的身上……要是那样,这次又会被打耳光的吧。而且肯定会被她讨厌。

    这时候,房间门外的玄关传来了开锁的声音,生驹老师回来了!虽然觉得有点快,资料的照片有好好拍吗?不,现在这种事都无所谓。终于可以解决现在的危机了!

    这种美丽的时光虽然要结束了有点可惜,但是在各种方面都已经是极限了,心里还是觉得得救了。脚步接近,工作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我回来……,……咦!?”

    看向门那边,进入房间的生驹老师样子惊讶得一句话也没说。因为那个吧,事故把房间搞得很乱……。

    “生,生驹老师……快点把这些拿开……”

    “你,你,你们……在工作室了到底搞什么啊啊啊啊!?”

    “……诶?”

    生驹老师红着脸暴怒着。

    “君,君岛君……居然做这种事……!我明明还以为是个单纯的处男……!”

    “哈啊啊!?在,在说什么啊!?话说,你看见了还没懂吗!?杂志都从书架上……”

    “不敢相信……居然是欲望如此强烈的公狗!”

    看来,生驹老师误解我推到了衣实璃酱……完全无视了我背上大量的杂志!?

    生驹老师的眼睛是摆设吗!?

    “都说不是啦!快点把杂志……库……我,已经是极限……”

    在话说完之前,我那平时没有锻炼的软弱的两只手,终于到极限了,一下就弯了。我被杂志压到,就这样……。

    “……!?”

    眼前,是衣实璃酱的身体。我的脸,埋在衣实璃酱的胸上。

    “呀啊……”

    衣实璃酱叫了出来身体还发着抖。啊啊,我的脸夹在衣实璃酱柔软的胸部上……感觉好真实……。我就算是这么死掉也知足了……。

    “不……不要要要要——————!”

    “呃……!?”

    下一瞬间,这次是肚子上一阵剧痛,我和身上的杂志一起,就这么简单的被打飞了,然后落在地板上。一瞬间我还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看来,我被衣实璃酱踢飞了。

    衣实璃酱……那纤细的脚怎么会有这种力量……?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意识就中断了。

    “君岛先生,没事吧!?”

    因为疼痛一瞬间失去了意识,醒来时发现衣实璃酱担心的,窥伺着倒在地上的我的脸。

    “真的很对不起!我被吓到了,所以就不由得……”

    “不,是我对不起……没有坚持下去……明明是男人却这么弱……”

    被做了那种事却没有生气,让我有点安心了。

    “不,能坚持到极限就已经很谢谢你了!为了保护我不被杂志砸到……君岛先生,真的好温柔啊”

    “诶,怎么会……痛”

    肚子还是感觉很痛。

    “啊……很痛吗!?对不起……!那个……是这附近吗!?”

    衣实璃酱用手摸着我的肚子。被摸着身体,不由得心跳加速了。

    “还是说,这附近?”

    “……!?”

    衣实璃酱一边摸着一边向下移动。那里被摸到的时候,我不由得脸红了。我的反应让她一瞬间发愣了,

    “诶……呀啊!讨,讨厌……我真是……对,对不起!”

    她慌张的红着脸把手缩了回去。唔哦哦,这反应太可爱了……。

    但是,衣实璃酱的微笑没有持续太久。

    “喂……你们……没有工作到底做了什么,给我说明一下……?”

    察觉到的时候,衣实璃酱的背后站着一个恶鬼一样的仁王(注:仁王即为哼哈二将)。露出恐怖的杀气,仔细一看原来是生驹老师。

    “你问在干什么……刚刚那种样子一看不就明白了吗!?不管怎么看,都是书架上大量的杂志掉了下来,然后被压倒了吧!”

    “哼……让杂志掉下来,然后借机在杂志下面亲亲热热吧!?”

    “故意去做那种事情没有什么意义的吧!?话说,不要把那么多杂志堆积在书架上!太危险了!要是地震来了被埋在下面是要窒息的!”

    “什!?为什么你要反咬一口啊!?嘁……和你没法说话!衣实璃,你们到底在杂志下面做什么!?”

    “诶!?没,没有……君岛先生真的是为了救我的……”

    衣实璃酱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瞄着我的脸,不知为何还有点脸红。

    “什,什么啊这个反应!?你,被君岛君做了什么!?”

    “诶,没,没有……什,什么也没做……”

    衣实璃酱红着脸嘀嘀咕咕的说着。难道说,想到了被我摸胸的事情……!?但那个是事故啊!

    “~~!果然是做了什么呢!”

    “没,没有!真的没有!”

    生驹老师因为衣实璃酱的话发怒了,我慌张的否定了。

    “呵呵……来救我的君岛先生真是好帅。而且,被那样热情的看着……我,都感觉心动了”

    “诶……诶诶诶!?”

    衣实璃酱红着脸盯着我说出了这种话。心动什么的……!这,这到底是……!?

    这句话虽然听起来很开心,但为什么要在现在这种状况下!?不是会让生驹老师更加误解吗!

    “!果,果,果然……!果然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啊!在人家的工作房间里简直太恶心了……真不敢相信真不敢相信!”

    不出所料,生驹老师抓狂着转身想离去。我本以为会被她说教或者打的……这种行动真是意料之外。

    但是,不能让她就这么误解下去。

    “不,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我不由得站了起来。站起来肚子也开始痛了。

    “君,君岛先生……现在站起来没关系吗……。生驹老师那边我之后会去解释的……”

    衣实璃酱担心着,我对生驹老师顽固的不相信我而感到生气,于是什么也不管的追到她后面。

    “啊~真是,要亲热就去外面!不要在我的工作房间啊!”

    “所以我不是说了很多次搞错了吗!再说了,就算要做那种事也不会在工作的时候啊!离截稿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那,那……不是工作的时候就可以了吗!?”

    生驹老师很生气,看起来很拼命的样子。到底为什么对这件事那么认真呢,真是搞不懂。我不由得抓住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大声叫喊。

    “不是那样!冷静的想一下啊!我是漫画家而她是助手,而且昨天才见面!?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发展成那样的吧!?而且中学二年级的学生只不过是幼女而已我也不会有那种眼光啊!为什么不相信身为搭档的我啊!”

    “…………!”

    生驹老师因为我的叫喊大吃一惊,瞪大眼睛看着我。在一段沉默后,她眨眨眼开口说道。

    “…………。啊,是,是吗……。其,其实……你怎么样我一点也不关心……。哼……。以,以后不要做这些招人误会的事了。在工作室谈恋爱很麻烦的……。那,快点开始工作吧”

    总算是接受了,她哼的一下移开视线,叽叽咕咕的这么说着。

    “真是的……。话说,工作之前先要把房间收拾一下吧……”

    总之误解解开后我算是安心了。我跟她说了那么多都没有听进去,真是顽固啊……。

    “对啊!烦死了,居然把人家的房间搞得这么乱!我先工作你们给我打扫!”

    “啊——是是……。但是原本就是生驹老师往书架上堆那么多的杂志,你也来帮忙啊……”

    这时候,我才发觉到。

    说起来衣实璃酱从刚刚开始就一句话也没说,到底怎么了。是因为看着我们吵架而哑然了吗。

    转身看去,她在刚刚我倒下的地方坐着。

    “衣实璃酱,怎么……,……!?”

    看到她的脸,我吃了一惊。不知为何她的眼神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冷淡,用一种轻蔑的表情瞪着我。

    “…………气人,居然那么认真的去订正……蛋一样……”

    “诶……?”

    她像是说梦话一般在嘀嘀咕咕什么,但声音太小了我都没听清。

    “刚刚,说什么……?”

    我反问回去,她的表情一下子回过神来,站了起来。

    “啊,对,对不起!因为你们吵得太激烈了所以在发呆……!”

    慌张的说着这些话的她,又回到了平时的样子。刚刚的表情,是我看错了吗……?

    “对不起!明明是我把书架上的杂志弄下来的……我马上就收拾!真是灾难啊,这都是我的失误!我很快就会让它变干净的……。你们两个人先进行原稿吧!离截稿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衣实璃酱可爱的吐出舌头,麻利的开始收拾起了杂志。我也慌张的去帮忙收拾了。

    “君岛先生,谢谢你。那个……虽然今天,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以后也请和我好好相处哦!”

    衣实璃酱对我露出了今天最美丽的笑容,用明快的声音说道,并用两只手握住我的手。

    “诶!?啊,当,当然!”

    这么好的孩子,不可能露出刚刚那种表情……。肯定是我看错了。看见她的笑脸,我的内心确信到。

    生驹老师和衣实璃酱的关系不好,而且不知为何生驹老师比衣实璃酱来之前更容易发怒了……这之后,我还能再这个工作室好好做下去吗……?我心中有着之前从没有过的不安。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