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映于天镜之龙 终章 通往未来的万花筒
    「那个……给你造成困扰了,对不起。」

    柚纪气喘吁吁地站到符力跟前,有些支吾后,这么开口说了。

    接着尽可能挤出灿烂的笑脸,说:

    「还有,谢谢你,师父。」

    「别再这么叫我,我……」

    「我知道。」柚纪打断沉下脸想反驳的符力。「可是,只要现在就好,之后我就会把留恋留在这里……师父,谢谢你这十年来抚养我长大,也谢谢你给了我这些宝贵的时光,甚至让我很希望可以回到过去……」

    为了不让险些滚出的泪水掉下来,柚纪用力低下头。地面吸了雾水变得潮湿,面对面站着的黑色布鞋鞋尖也慢慢染上湿气。束起裤脚的裤子、及膝的紫蓝色道服下摆、宽松绑起的腰带—这一切依然让人不由自主地以为师父就站在眼前。

    「我不会有事的。虽然有些举棋不定,但还可以往前走。等渡过那座桥,我绝对不会再回头,会将这份心情留在这里。所以现在……至少现在……师父!」

    她近乎一头用撞的扑进眼前符力的怀里。「哦!」头顶上方传来讶叫声,符力有些踉跄,仍是接住了她。尽管瘦可见骨的身体一点也不柔软,柚纪还是再三用头蹭向对方的胸膛。

    听到叹息声的同时,对方动作僵硬地摸了摸她的头。粗糙不平的大手触感果然和师父一样,但比起这一点,那种只是在抚摸自己女儿的脑袋就不知所措、感觉得出战战兢兢的笨拙动作,果然和师父一模一样。

    柚纪知道,师父那些粗俗的说话语气、充满嘲讽的表情、粗鲁的动作,其实都只是为了掩饰害羞,久而久之变成了习惯。师父是个滥好人、耳根子又软、看起来很随便,但做着道士的工作时其实比任何人都诚实。这十年来,他在柚纪心目中是地位最不可撼动的人—可是,现在是只存在于柚纪过去里的人。

    能在这座山上遇见师父,是因为这座山的雾只会映照出过去。

    她想起了另一个人。唾弃自己的过去、说自己的人生过得毫无价值的人;对过去后悔得要死,但无力挽回的人。和师父不同的是,那个人还有未来。如果对此自己有能帮上忙的地方,如果接下来凭着自己的决定,能够改变某些事情的话——

    为了也许还能挽回的未来,而非无法改变的过去,我应该要活下去。

    柚纪吸了一下鼻子,成功地压回泪水。她低垂着头,轻轻推开紧抓着的胸膛,挪开自己的脑袋瓜。

    最后只剩下指尖停留在抓着的道服上。她险些要再一次重新抓住,但制止了快要握起的拳头,心情就像使尽全身的力量拉过重物一般,竭力缩回了手。胸口非常苦闷。

    「那么……再见。」

    「……嗯。」

    柚纪不再看向符力,望着地面往后倒退,掉头转身。在桥边等候的巨虎摇了一下尾巴,示意她「快点」。巨虎架起的桥已开始一点一点地消散成光粒。巨虎身旁的左慈和背上的伊鲁克也正等着她。

    她点点头,朝着他们开始奔跑。为了甩开留恋,她的身子慢慢变得前倾,不自觉间卯足了全力狂奔。

    「柚纪——」

    呼唤声从后头追来。

    柚纪惊觉地抬起头,忍不住转身向后。

    在石阶下方目送她的男人张开嘴巴,本想说些什么,却只是说了:

    「……不,没什么。」

    他有些惆怅似地眯起双眼,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但仿佛抛开了忧愁烦恼,突然间笑了。没什么肉的单边脸颊挤出了很像流氓的笑纹,是有别于尴尬的腼腆笑容。

    那个笑容没来由地让柚纪心头一凛,瞠着双眼呆在原地。

    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对方的外形和举止与师父如出一辙,心中的留恋才会三番两次将符力与回忆重叠在一起。但是……真的只是这样子吗?那个人是……

    「师……父?」

    风吹拂而过,吹起了浓雾另一头男人的紫蓝色道服和随意绑起的头发。浓雾往横流动,模糊了男人的身影。仿佛变回了符纸翩然飘走一般,当浓雾散去,男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龙世界 3 映于天镜之龙》完

    敬请期待《五龙世界 4》